宁波植物租赁

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

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

宁波植物租赁 你的位置:宁波植物租赁 > 服务项目 >

宁波植物租赁 扛鼎之作《重生1992发财成首富》,经典耐看不容错过!

发布日期:2024-05-20 09:01    点击次数:83

第二章 命运的轮盘宁波植物租赁

沈长鑫和妻子从没见儿子这个样子,简直像极了听说过的“丢魂儿”,一时间竟让饱读诗书的二人怀疑起了科学。

泪水挂满了沈瀚的脸,他也意识到自己这样不是个办法,他必须冷静下来。

可以说这是一次逆天的机会,沈瀚绝不允许因为自己的疏忽坏了大事,今天就算是流星定位到他家,他也认命了。总之就是绝不让父母出去!

渐渐冷静下来的沈瀚思考了下,至于穿越重生这种事就先不跟父母说了,不然他俩肯定会以为自己精神病了。

这个年代的精神病院还是很恐怖的,在沈瀚印象里进去就别想出来,即便是真有精神病也不存在治愈的可能,反而没病的真会被整出病。

“爸,妈。我今天好难受,你们能不能不要去三舅家,在家陪我。”

沈瀚用自己最认真、最诚恳的态度,同时他还格外注意着正常,要不爸妈肯定要拖着他去看医生。

他不敢让父母走出家门,谁还没看过个死神电影,他生怕自己阻碍了这一次劫难,还有另一次在等着父母。

紧紧地拽着父母的手,拉着他们在沙发上坐下,然后飞快地打开电视。

“爸,妈。你们今天就在家陪我看电视吧,咱们一家人哪也不去了,好吗?”

说着说着,沈瀚的泪又流了出来。

二十年,在父母去世的那二十年,他愿意用一切去换取他们一家三口坐在一起,哪怕是一天,哪怕是一个宁静的午后,一个短暂的夜晚。

他攒下了太多太多的话想要跟爸爸妈妈说,他曾无数次独坐在沙发上,从白天到夜晚,无人可言。

沈瀚看着电视机黑白跳动的画面,根本没在意上面演的什么,他只是又想笑又想哭。

父亲沈长鑫是一名机械工程师,母亲何秀宁是人民教师。在这个年代,他们一家的生活水平不算低,但工资不算太高。

固定电话是他们自己装的,至于这台长虹电视机,是沈瀚在北京的大舅给他们寄回来的。

大舅是母亲的亲弟弟,沈瀚还有二舅、三舅和小舅,他们是母亲的表弟,但因为家住得近,关系走得也很亲。

这时,父亲沈长鑫突然要站起来,这让沈瀚紧张起来,他怕父亲执意要出去。

宽厚的父亲看到儿子这个样,笑笑说:“我脱个衣服,你不会让我和你妈妈穿这么多在家里坐着吧。”

沈瀚放松的笑了,直到这时他才注意到父母还穿着从外面回来时的大衣,在通着暖气的楼房已经热出了汗。

然后母亲去打了个电话,告诉三舅一声今天有事不去了,改天再去。

其实紧张的不只是沈瀚,沈长鑫和何秀宁也担心儿子,从现在来看,他们进屋看到的那一幕恐怕不是沈瀚自己摔倒这么简单。

一家三口都有些惴惴不安,沈瀚生怕父母出别的意外,他甚至想好了,如果天意难违,非要他父母在今天去世,那他也不要这个狗屁的穿越机会了,直接跟着父母去死。

而沈长鑫与何秀宁担心的是儿子的健康状况,他们在想着究竟要不要带沈瀚去看看医生。

虽然沈瀚看起来外表很健康,但他这一系列的反应,虽然沈长鑫二人不愿意这么想,但真觉得不太正常。

父母二人也不敢有什么过激举动,很默契的陪着沈瀚看电视,生怕刺激到儿子。

这还是得益于沈瀚从小到大就很乖很懂事,从没给父母惹什么麻烦,因此父母还是很信任沈瀚的,一致认为他不会无缘无故的“胡闹”。

(温馨提示:全文小说可点击文末卡片阅读)

经过了颠覆性的早晨,电视节目看了一集又一集,时间慢慢的接近中午。

沈瀚的心也渐渐的放下来,前世父母的去世时间就是今天的上午十点,眼下已经过了这个时间点,那是不是意味着没事了呢?

“咚!咚!咚!”

突如其来的敲门声让沈瀚几乎炸毛,弄得父母二人也紧张起来,沈长鑫起身想要开门,被沈瀚拦了下来。

“爸,我去吧。”

沈瀚站起身来,走向门口,如果这是死神临门,那就让他先来面对!

右手紧握住把手,随着扭动发出的相声,沈瀚的心仿佛也在被挤压。

门一点点打开,是一名体态匀称的妇女,长着一张略微圆润的脸,大大的眼睛,不算漂亮却别有韵味。

沈瀚看着这张熟悉又陌生的脸,青涩的脸庞扬起笑容,他叫道:“妈……”

听到沈瀚的称呼,门外的女人一愣。

沈瀚也很快反应过来,叫道:“薛姨,您来了。”

这时母亲何秀宁从客厅探头,一看是老邻居,连忙招呼着进来,“宁玉,快进来坐。”

来的妇人正是沈家对门的女主人——薛宁玉,她家和沈家同一天搬到的这栋楼上,从搬家那天互相帮忙起,十几年的交情了。

值得一提的是,前世沈瀚父母过世后,家里亲戚相继照顾着他,很长时间倒不怎么见过薛宁玉一家人了。

但有时候缘分就是这么神奇,多年后的沈瀚会在学校组织的一次联谊会上再遇故人——薛宁玉的女儿,林雪婷。

两人从小的青梅竹马,再加上彼此的互相吸引,最终步入了婚姻殿堂。因此在刚见薛宁玉时,沈瀚才下意识的叫了声“妈”。

薛宁玉看见沈瀚父母都在家,秀气的眉毛一挑,长出了一口气,说道:“何姐,担心死我了,看到你们没事就好。”

母亲何秀宁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疑惑的问道:“出什么事了宁玉,干嘛担心我们呀?”

“昨儿个不是听说你们要去你表弟家吗,前一会儿刚听说今早发往星海县的汽车半路出事故爆炸了,我担心你们在车上呀。”

薛宁玉说完呸了呸嘴,拉着何秀宁的手念着:“不在就好,不在就好。”

沈瀚在一旁也恍然大悟,那一天的所有细节都涌上心头,他也是后来才知道,父母出事后薛姨来过他们家,只不过那时候沈瀚在学校。

薛姨之所以比警官还要提前,倒不是说她消息灵通,而是她前一天跟何秀宁聊天时知道他们早晨要去星海县沈瀚他三舅家,而那时候的中长途车很少,一上午就那一班。

听到这个消息,沈长鑫和妻子对视一眼,一时间心有余悸,如果不是沈瀚在家拦住了他们,他们已经坐上了那班车,结果可想而知。

然后他们又齐齐望向自己儿子,联想到沈瀚今天的一反常态,实在是不得不让他们怀疑这其中有什么联系。

九十年代,科学意识也只是在民众心里刚刚起步,即便是沈瀚父母这样的知识分子,对某些奇异的现象也不敢说百分之百相信科学。

尤其是气功的盛行,一大批的气功大师,虽说在二十一世纪看起来是场闹剧,但在一九九二年,的确是风靡一时。

沈瀚在得知这个消息后,他的心里仿佛“咯噔”一下,似乎接入了某条设定好的轨迹。

命运的轮盘已经开始旋转,究竟会停在哪里,谁也不知道。

(点击上方卡片可阅读全文哦↑↑↑)

感谢大家的阅读,如果感觉小编推荐的书符合你的口味,欢迎给我们评论留言哦!

关注男生小说研究所宁波植物租赁,小编为你持续推荐精彩小说!